奥地利 vs 北马其顿

煙台奥地利 vs 北马其顿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美國大力支持芯片產業

編輯:煙台奥地利 vs 北马其顿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美國大力支持芯片產業
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2月訪問了英特爾位於俄勒岡州希爾斯伯勒的工廠,就在同一天,他宣布提名英特爾CEO保羅•歐德寧進入總統就業和競爭力委員會,而英特爾則對外宣布50億美元的新廠投資計劃。總統和芯片巨頭的親密接觸和默契互動使人浮想聯翩,“芯政”背後隱含著什麽樣的政策傾向和產業邏輯呢?

總統的煩惱

如果你關注一下奧巴馬平日對公眾的講話,就會發現“Jobs”是出現頻率最高的詞之一。千萬不要以為他在誇耀喬布斯,他是在談美國人當前最關心的問題——就業。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經濟雖日漸企穩,但失業率卻居高不下,長期處在10%左右,最近稍有好轉,但仍維持在8.8%的高位。顯然美國民眾對此並不滿意,網上出現了題為“HopeisNotHiring!”的視頻嘲諷奧巴馬,這無疑給明年將競選連任的奧巴馬帶來巨大壓力。

為了解決就業問題,奧巴馬幾乎想盡了辦法,英特爾之行則展現了他在高科技產業方麵所做的努力。而高科技產業中,芯片製造業成為了重點,歐德寧被邀入了總統就業智囊團就是例證。讓奧巴馬欣慰的是,英特爾及時送上大禮,50億美元的新工廠將為美國帶來4000個就業崗位。去年10月,英特爾就曾宣布將向亞利桑那州和俄勒岡州的工廠投資60億到80億美元,總共能創造8000多個就業機會。作為行業的領軍企業,英特爾在創造就業方麵成為了楷模。

產業的訴求

總統需要產業來解燃眉之急,產業也渴望得到政府的照顧。就在奧巴馬訪問英特爾的一個月前,美國半導體產業的代言機構半導體產業協會(SIA)發布的新聞稿中強調了芯片產業對美國經濟戰略的重要性,並提出芯片產業對政府的訴求,其中包括加大基礎研發基金的投入、避免過於苛刻的環境條例、延長稅收優惠政策、改革出口管製政策、鼓勵出口企業、支持人才引進等。

這些訴求幾乎涵蓋了政策可以照顧到的各個方麵,對政策如此渴求或許可以解讀為美國芯片產業,特別是芯片製造業,遇到了挑戰。過去十年美國芯片產能占全球總產能的份額一路下滑。2000年美國所占份額將近30%,而根據SEMI的最新統計,2010年僅占14.5%,先進製程的產能的份額也呈下滑趨勢。在這種形勢下,產業想到了求助於政府。去年有一條並未被廣泛關注的消息耐人尋味,SIA總部從矽穀遷至了華盛頓,而總裁改由一位產業說客來擔任。

留守的“優質”製造業

總統希望芯片產業創造就業,產業則希望在政府的扶持下奪回優勢。回望過去十年,製造業向成本較低的地區轉移已司空見慣,為何美國對芯片製造業情有獨鍾、愛不釋手呢?

分析一下芯片製造業的特點就可以發現,它是不同於傳統製造業的“優質”製造業。傳統製造業屬勞力密集型,技術含量低,附加值也很低。而芯片製造業技術門檻高,投資巨大,屬智力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對於產業來說,獲取的附加值非常高,利潤可以得到保證。對政府來說,巨額投資可帶動經濟與就業。雖然本土勞動力價格較高,但產業的成本結構中人力成本並不占主導,因此產業利潤並不會受到太大影響。麵對這樣的“優質”製造業及其創造的雙贏局麵,總統和產業默契地做出選擇:留守。可以預見,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美國芯片廠商的新建晶圓廠將傾向於設在美國本土。

事實上,傳統製造業也在經曆微妙的變化。隨著發展中國家勞動力價格上漲,以及物流運輸成本上漲,發達國家的製造業主們正在考慮重新布局。據谘詢公司埃森哲發布的報告,多數美國製造業主正在考慮將工廠遷離亞洲。

“優質”製造業選擇留守,傳統製造業醞釀回流,經濟全球化似乎出現了逆流。

世界是平的?

2005年美國人托馬斯•弗裏德曼撰書《世界是平的》,認為在互聯網等技術的幫助下,全球變成了平坦的競技場,經濟活動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分工與合作。這本書的觀點在當時產業大轉移的背景下著實讓人興奮,許多人開始信奉並投身到“平坦世界”中。他們可能沒有想到,短短幾年之後全球化會出現逆流。

就信息傳送角度而言,全球變得暢通無阻,確實可以說是變平了,而且正在變得越來越平。這種平坦化大大促進了全球化的發展,但這是不是經濟全球化的根本原因呢?托馬斯在書中舉了無數全球分工的案例,這些案例中的絕大多數都有一個共同點:部分產業或產業環節向人力成本低的地區轉移。也就是說過去十多年全球化發展的基本驅動因素是人力成本差異。從這個角度來看,全球化的根本原因是“世界是不平的”,是人力成本的不平驅使著資本流動,就像水從地勢高的地方流向地勢低的地方那樣。這種局麵是不可持續的,低成本地區的經濟發展逐漸抬高勞動力價格,人力成本差異逐步縮小。當人力成本套取的利潤不足以抵消流轉成本時,這種流動自然就停止了。此外,發達國家的資本與產業輸出引發的內部問題也會迫使政策製定者做出一些保護產業、鼓勵回流的幹預。

全球化無疑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然而過去以人力成本差異驅動的模式已不再有效,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化需要一種更長久適用的新秩序。對此,包括芯片產業在內的全球性產業需要進行思考。現在如果你聽到以下對話不必覺得奇怪,“嘿,托馬斯,世界還是平的嗎?”“嗯…我們可能需要一個新詞兒,讓我再想想吧,總統先生。”

上一條:中國黃金打贏資源戰 下一條:中國集成電路芯片80%依賴進口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35-8102388
郵箱:service@mdmilitaria.com